南京诗词学会
文章内容

明代·庄昶《竹雪轩记》点断及译文   作者:张宁海   朗诵:张宁海

发表时间:2021-09-18 16:14作者:明代·庄昶《竹雪轩记》点断及译文   作者:张宁海   朗诵:张宁海

定山梅竹柳.jpg定山梅竹柳     摄影张宁海


明代 · 庄昶《竹雪轩记》点断及译文

作者:张宁海   朗诵:张宁海




竹雪轩记

予在定山种竹,天峰阁左右各千余竿。每大雪,竹益苍翠,清映窗牖。予坐其间,觴咏啸傲无不相对,意甚适也。虽窗草不除,花柳前川,不过是矣。窗草不除春意也,前川花柳亦春意也,雪竹何春意哉?夫春意不过以道言耳。道无不在,使其果以道:何春何夏何冬,何春草,何花柳又何雪竹,一大浑沦者,散在万物。散在万物者,俱可打成一片。而众人不知也。窗草自窗草矣,而与花柳无干。花柳自花柳矣,而与雪竹不与。呜呼,冰亦水也,火亦灯也。吾之亲亦吾父也。苟不知是而徒捉以趾,徒饮以鼻。而徒向夫天者,指鹰而为吾 x i a o,岂道也哉。故予于是未尝不以庭草为花柳矣。万紫千红总是一般溪声。山色无非至道。人岂尽知哉!予至真州,每下总戎蒋公之榻。而公之轩名竹雪者。适与予同,盖无意于同,而自同也。公岂非天资之所到哉。予是以告公,公其勉之。而尚无以天资自持也。

   

译文

我在定山种竹,天峰阁左右各千余竿。每到下大雪,竹越发显的苍翠,清秀的映照着我的窗牖。坐在这美丽的景致里,端着酒杯大声的诵读诗文,多么的心高气傲,多么的自在啊。就是窗前的野草锄了又长反而茂盛,河边长满了花朵,柳树发了新芽,也不过如此吧。窗草不除是春意,花柳前川也是春意,(造物生意非人力能违)那么雪竹的春意是哪里来的呢?那春意不过以道而言的。道无所不在,其结果可以说:春也好夏也罢冬也成,不问春草,不问花柳也不必问雪竹,总体的意识,分别在万物上。分别在万物上,就可以是一片春色了。而众人不明白这个道理。以为窗草就是窗草,而与花柳没有什么联系。花柳自是花柳,而与雪竹没有一点相同。哎呀呀,冰也是水啊,火也是灯啊。我的亲人就是我的父兄啊。您可别说这是徒劳的用脚趾取东西,空想着用鼻子喝水。而无谓的仰望天空,说高飞大器的鹰就是我吧,这哪里是我说的道啊。于是我未尝不把庭草看成花柳,万紫千红总听作潺潺的溪声。看山光秀色无非就是要透彻这个道理。只是谁也不能说自己真的全明白了!我去真州,每次都到总戎蒋公哪里去歇息。而蒋公的住宅名叫竹雪轩。正好和我的竹雪类同,这是无意识的,又各自同一个意识呀。蒋公岂非是天资之所到全部都明白了?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公蒋,蒋公却反倒勉励我。而没有一点自持有天资的样子。


注释

指鹰而为吾 x i ao。x i a o为羔和大的上下结构的组合字,字库里没有。意思是高大深远。

庄昶(1437~1499)明代官员、学者,理学家。心学的先导性人物。号木斋,世称定山先生。汉族,江浦孝义(今江苏南京浦口区东门镇)人。成化二年进士,历翰林检讨。江南四才子之一文征明曾经拜其为师。庄昶墓位于今珍珠泉公园定山寺后山东侧。庄昶撰有《庄定山集》十卷,入《四库全书》。其中诗词1000多首,序记多篇,表达庄昶的学术思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