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诗词学会

诗情如梦——序李进旧体诗词集《清风雅韵》朱小石

569
发表时间:2023-09-13 19:44作者:朱小石

诗情如梦——序李进旧体诗词集《清风雅韵》朱小石

未命名 (1).jpg


诗情如梦几曾闲,新月随风云水间。

雅绪萦心嘉境出,思牵朝夕总成篇。

读如风,深读若梦。这是李进新著《清风雅韵》给我的阅读印象。

初闻李进,是从多年前读他的新诗作品开始的。《金陵晚报》读城专刊“诗意无穷”栏目上屡屡发表署名李进的新诗作品,与众不同的诗风,虚实相间,意蕴深长,给人以风的感觉——似谈淡的清风、柔柔的馨风、暖暖的新风。李进,好一个世界文学之都追风的南京诗人。初见李进,则是在几年前南京诗词学会百年颂歌作品编辑出版的晤商会上。2021年夏初,在远东书局陈徳民先生引荐下见到李进,他敦厚质朴、神情稳重、诗思睿智,给人以山的感觉。与此前的追风印象联系起来,又产生一种山风的形象,这种风不是来自那种峻岩陡峭的山、危岩矗立的山、怪石嶙峋的山,而是来自一片低缓的、连绵的、可及的青绿山峦。

再识李进,就是近日读他的《清风雅韵》诗词集了。《清风雅韵》选录了作者的604篇诗词作品,其中古体词作占七成,有424篇,所涉及词牌高达365个,几乎把古体经典词牌都尝试了一番。其他近体诗76篇、古体诗95篇、自度词9篇。诗如其人,人如其诗。读《清风雅韵》所录作品,跃入眼帘的就是流淌在字里行间的情思梦绪。细数了一下,诗词集中的作品,直接注入“梦”字的竟多达245篇,占了总数的38%。梦篇之多,超迈古今。由此想到:李白诗以“酒”胜,杜甫诗以“史”胜,而李进诗以“梦”胜;进而想到:李清照词怎一个“情”字了得,李煜词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,而李进词怎一个“梦”字了得。

李进谙熟格律,情感细腻,思构敏锐,入笔迅捷,其作品往往以情启篇,以梦贯篇,以思结篇。尤其词作,写小令,则梦短情长;写长调,则梦深思锦。徜徉其间,恍若春苑,花团锦簇惹人眠,不尽佳梦入眼来。

《清风雅韵》中,梦句比比,读之皆出神入化。

作者在诗词作品中善用“梦”字,潜心营造思天地、情氛围和梦意境。梦句蕴涵丰富,情深意远,极尽梦姿态。诸如写短梦:“娑眼几番怀感,喟杜鹃声忆,短梦欢杯”(八声甘州·寂影徘徊)。写远梦:“梦远花更娇,碧水东流去。芳草幽幽岸柳愁,满腹事、君知否”(卜算子·君知否)。写旧梦:“钟山最销魂,秀水秦淮诉。难却西风化旧梦,艳漾悲欢路” (卜算子·钟山秀水)写雅梦:“戚戚坠诗情,雅梦无归处。我踏长程君笑后,酒醒惊鸥鹭”((卜算子·诗情)。写凄梦:“朝断魂,暮断魂。长夜凄凄梦旧晨。寒侵醉醒人。”(长相思·朝断魂)写残梦:“晴月长吟残梦后。凄影佳时,一惹香酥手。”(蝶恋花·秋晚孤萍春意久)写空梦:“听雨观云鸿雁眺。零落成泥,空梦烟波淼。”写孤梦:“闷苦难书,枉费伤心字。孤梦难休疏影坠。月催几度离人泪。”(蝶恋花·闷苦难书)写雨梦:“寄怜楚佩残阳短,醉琼林、雨梦愔愔。”(高阳台·寂夜盈怀)写鸳梦:“任仙子轻舟,采荷挹秀,鸳梦汝知否。”(摸鱼儿·燕无声)写长梦:“牛首清秋梦路长。笑怡艳艳妆。”(破阵子·百日阴风溃散)写醒梦:“龙池梦醒,轻楼月怅,昨日春潮偶漾。”(鹊桥仙·轻楼月怅)写惊梦:“楼上寒衣顿厚,一场惊梦久,凉暖谁与。”(疏影·艳风若虎)写晓梦:“曾经月海,晓梦云天外。今诉旧愁难解,花江雾、流芳在。”(霜天晓角·曾经月海)写浓梦:“浓梦,浓梦。夜醒草菲烟重”(调笑令·天雨)写春梦:“万载千秋春梦睹,今来文韵不虚名。能不醉风情?”(忆江南·棠邑)写痴梦:“春光美,最美是雄州。春影乡情邀醉舞,古棠新月赏归舟。痴梦几时休?” (忆江南·春光美)写云梦:“何纯云梦东方美,千古育娇娘。”(眼儿媚·春艳河东)写思梦:“新影旧愁难遣,卷起梦思一片。”(谒金门·寒烟短)写回梦:“曲乍欢,梦回凤台声冉。”(粉蝶儿·又见桃红)写催梦:“艳水欢,东风惹。红花催梦碧山妖,意暖怜人明月下。”(丹凤引·春语无人讲)写久梦:“再见又是秦罗艳,浅笑靥、久梦难眠。春山红遍,孤舟晓月,素手风怜。”(丹凤引·春语无人讲)写错梦:“寒咽凉愁,夜昏意懒。错梦几回千峰转”(锦帐春·寒咽凉愁)写等梦:“远山碧桂,等梦时风候。夜尘惆,几时休,明月久。”(千年调·明月久)写浮梦:“道远寒从浮梦惜。春去也、销声迹。”(四犯令·江花寂)。凡此等等,诗笔极写梦态,发掘不同梦思,其梦句之妙,让人们从中立体化地领略到现实生活中梦的多元内涵,得以提升应对各类情绪的认知、情感和能力。

其他梦句诸如:“战战兢兢,孤夜梦成林”,写夜孤梦易多。“花月夜,梦难平”,寓月好梦不停。问“何故?梦春去远坠空门”,答“寂岭荒舟肠断路”。状“雨汪舟横。梦杳销金镫”,回“风晓春来,山高路远孤程冷”。抒“细雨梦潇湘、浩瀚烟波,银光里、风情无限”,以叹人生流年。描“风华几多轻逝,星点梦,光阴虚度难全”,以“感喟他山折桂,叹昔玉,今夕何年。” 作句“夜来烟雨梦如晨”,欲问“艳阳何日杏花村。”画“梅雨如绵烟影冷”,对“闲来冻醒梦如尘。” 看“盈湖。漫草芳朱。” 感“秦慕楚、梦难枯。”忆“梦寄云推曾笑浪,霞光”,思“坠隐仙春妩媚娘”。听“梁燕怜人语,寒栖梦雨纷。”期“万里长程还待、两情纯。”借“云蔚。一枝梅。春日梦依依。”应“思归。燕迎烟柳菲。不知谁。”登“夜山遥忆梦无边。”瞰“杳杳孤灯迟暮,又是一汪清野,雾散草天眠。”寄“年少骄,梦年少。”盼“花落叶无声,娑眼追云鸟。” 知“几多离别伤心语”,慰“何必愁肠梦里宽”。如此等等多彩梦句,各具沉沉情思妙意,尤须读者细细品味。此外词中还多写及“梦难归”、“梦从容”、“梦悠悠”、“梦无凭”、“梦难却”、“梦难收”、“梦难圆”,“梦依稀”、“梦难留”,“梦若戏”“梦路远”等等,都极尽描摹梦态之能事,把梦与非梦、梦与现实的辩证关系尽可能地用诗意表达自己的认知和感思,给人以情感享受和思想启迪。

《清风雅韵》中,梦题依依,览之令遐思翩翩。

词分有题与无题,其实无题实有题,不过让人从中体悟罢了。《清风雅韵》中每首诗词皆有题目,反映出作者的旷朗和作品的本位。其诗词多以四字为题标示作品的主旨,以展现作者的情思。自在而为是作者设立诗题和词题的一大特点,其标题常常乘兴构句,不落巢臼,给人以新颖别致之感。还有不少作品则把“梦”字直接嵌入标题,或作名词用,或作动词用,极大丰富梦之内涵,强烈凸现梦之主题,令人未读先梦,浮想翩翩。

比如《卜算子·梦莲》:“兰闺罩伊人,过往如仙影。留得云龙天不老,梦里风花径。”《画堂春·梦吟忆旧》:“几度梦吟忆旧,孤楼夜雨清幽。落英流水断肠愁。沧海难收。”《满庭芳·几度寒窗梦顾》:“七月流芳,长亭书旧,几度寒窗梦顾。”《菩萨蛮·梦遥空玉露》:“梦遥空玉露,霜诉南庭树。恨远荡轻舟,暗香浮影游。”《西江月·醉梦晚春》:“醉梦晚伤几许,柳风幽影何姿。水烟深处艳云迟,犹等邻家燕子。”《白雪·纤云梦好》:“纤云梦好,风也艳、还珠巧玉凝羞。难懂暮年,烟山弄影,林寒岁月浮游。”《采桑子慢·梦若何求》:“桂香仍漾碧云悠。绮罗凝素,羞眸雪影,梦若何求。”《甘州令·梦辰骤没》:“梦辰骤没,落花难舍。更聊懂、旧时王谢。”《鼓笛令·夜来梦醒》:“夜来梦醒伤春启。昨夜风、闷凉怆累。世路无常心又碎。怎教我、月窗难寐。”《河传·梦追》:“浪迹天涯沙万里。明月慰。莺燕春英醉。耀余晖。烟柳菲。梦追。凤翔天韵归。” 《恨来迟·弱梦三千》:“弱梦三千,雅香诗醉,夕照霞催。咫尺近花魁,水清山媚,旧影难追。” 《梦行云·梦云千里路》:“仙香不驻,梦云千里路。宿缘轻晓惊天雾,寒山风影顾。”《误桃源·莫道梦人远》:“莫道梦人远,窈窕入桃源。影空花弱怜。月难圆。”《喜团圆·人生旧梦》:“人生醉梦,浮尘万卷,漫野寒嫣。方舟别泣春江好,月清水如烟。”《阳春·梦难收》:“梦难收,人渐醒,零落厌愁离绪。”“断肠路、怎把新词赋,寒凉字句。”《凭阑人·一梦平川》:“一梦平川皓月微。寒夜难经离怨谁。江亭折柳窥。雾朦舟影迷。”《诉衷情令·梦香心伤》:“青兰暗绿梦心香,隔帐漫闺房。”从题中识梦,从句中寻梦,从篇中悟梦,读者在林林种种的梦中尽情享受其真、其美、其善,不仅仅在词句的感观上,而且深在意境的领悟中。

梦写小情思如是,梦写大主题亦然。许多作品以梦切入,把主旋律的诗意表达既深刻而又淋漓尽致。如写抗击新冠的《鹊桥仙·梦仍征路》:“白衣素手,长弓张弩,战疫烽烟悍舞。情依春梦泪盈湖,直教我、梦仍征路。”再如咏八一南昌起义的《望海潮·军魂梦耀》:“楚天凄暗,惊涛骇浪,军魂梦耀南昌。”均把鲜活的现实生活和鲜明的时代主题,纳入梦思梦笔,构成大梦昭然之佳篇。

其诗作亦有不少以梦为题,如七言诗:琴川梦雪、燕影梦旧、夜晓梦望、梦笔天成、云海梦楼、寂路梦远,等等。拟梦之作,直切标题,夺人眼目,不一而足。


微信图片_20230913101337.png


《清风雅韵》中,梦境盈盈,悟之则魂牵梦绕。

句以象贵,篇以境胜。李进的诗词作品,重形象、重意蕴、重境界,他不单纯地追求词藻,追求形式,而是将字词有机置入词章诗篇的意涵构建之中。其梦字、梦句、梦题只是构建作品梦境的基础和前提,而梦境才是作品的灵魂和根本。这里试以数词略析。《小重山·云暖天风》:“云暖天风春意悠。半山栖宿鸟、绕技柔。银帆飞掠绿青洲。潮水覆、情荡气长留。   华发梦何求。轻舟辞故旧、莫悲愁。落英仗剑笑恩仇。同心酒、豪迈待从头。”此词寓思于景,情理交融,上阙描景,下阙言理,以“华发梦何求”启问,循序得出人生切莫因年事而悲愁,一切“豪迈待从头”的达观结论。读此词,能让读者沐浴春华秋实的思想光辉,感临桑榆未晚、为霞满天的新美佳境。

《无愁可解·世路彷徨》:“世路彷徨,何叹笨劣。布衣贻笑春雪。俗缘难自醒,奈何月隐怨别。万念终归梦一撇。又何苦、断肠伤咽。更不似、锦上添花,雪中送炭,也便风歇。   此说。或是偏言,终还是、慌慌又如箴诀。大道多至简,小道旁根锁穴。达者无为最决绝。只笑我、闷愁难厌。弱怜未效禹,空谈壮怀,待风雨、引豪杰。”这篇词作寓理于情,上片言“万念终归梦一撇”,此仍事之常理,教人不必怨天尤人,更何苦断肠伤咽。下片讲大道至简,人须明白朴素简明的大道之理,方能自在自为自信自强。作者于末句谦谦自省,阐明赓续奋发之愿,给彷徨世间的人以悟思和启迪。

《饮马歌·边关雪》:“桃红花柳月。朔放边关雪。漠擎军锋铁。路遥惊鸿绝。   泣长河,怅梦坚,饮马豺狼血。壮风烈。”此词旨意鲜明,豪迈雄壮,铿锵激越。取用“饮马歌”词牌,用心昭显。拟题边关雪,言志直切。全词咏戌边,抒豪情,颂扬戌边将士在极端严苛条件下,践行梦想,戌志如磐,雪情滾滚,军锋闪闪,壮风烈烈。读之令人热血沸腾,情满胸襟,家国至上,励人奋进。

《清风雅韵》中,梦藴悠悠,阅之多疑宋词盈目。

李进在诗路的追求上还一个很大的梦想,那就是用自己词作来展现宋词独有的美致和风韵。李进认为,对中华诗词优秀传统的继承和弘扬最好体现,就是在今人的诗词作品中能读出古代经典诗词的源脉和韵致,以让现代诗词绽放出璀璨的古典光辉。李进自幼酷爱文学,甚喜唐诗,尤钟宋词,他经年从对宋词经典作品的潜心研习中汲取丰富养分,为自己的词作厚植宋词精髓和基因。《清风雅韵》中所呈现的许多词作,婉约沉蓄,情蕴流逸,浸心拂袖,宋风犹然,读之宛若徜徉在千年前绝美宋词的汪洋大海和情波绪浪之中。

比如《千秋岁引·风快楚台》:“风快楚台,峨眉画阁。皓齿清羞媚云角。何曾庾楼望月引,东来燕好良辰约。三生缘,蝶千梦,几时落。   寒影盼春催寂寞。伐性命消魂无药。怎解风情对轻薄。乍欢恨难西风久,怜词断景前程恶。鹊桥边,细叶柳,翘枝托。” 此词不仅韵美怡人,而且意深寄人,其妙喻人生缘程委婉迤丽何依谁托,读后似觉着那股清盈明澈的宋词之风款款飘来、直抵心屝。
     又如《声声慢·心若菡萏》:“幽幽暗暗。恍恍凄凄,悲悲切切闪闪。辗转难眠,风把闷愁收敛。梧桐误了夏热,又错教、朔风轻撼。这次第,叶纷纷、满腹寂寥谁掩。   遍地浮枝灰染。憔月也、流云雾山轻嵌。落寞轩窗,弱弱涩光几点。几丝怨愁旧绪,醒来时、渐远渐淡。雨也下,望浊水、心若菡萏。” 似曾相识, 此词起句连用七个叠字,恰如李清照的《声声慢·寻寻觅觅》之开端三句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七叠字连缀。七叠字连用开篇,此乃易安之首创,漱玉之专利。李进以同词牌仿而效之,借前人经典表达方式为己所用,既承宋之韵,又启今之风,该词堪称一篇现代精致高仿佳作。李清照用声声慢状写其个人一天的愁苦心绪,而李进用声声慢摩写花的四季情状和风姿,以花喻心,以风拂人,各得其妙,唯美、唯情、唯真致至。
   再如《月上海棠·楚天阔》:“举头望月怜山寞。艳峰隐、朦胧项天幕。树昏簇簇,把春枝、暗无姿廓。曾经好,满是虚烟雾泊。   花红最似云中鹤。镜中人、黄粱梦醒错。可怜专著,若流连、恁无伤药。楚天阔,何必惊鸿再托。”宋词之特质在于重音律、重谐韵、重委婉,其婉约词尤为风标,而豪放词亦不能免。《月上海棠·楚天阔》音韵俱谐,虚实并致,宛转含蓄,隐溢神韵。此词若复夹在宋词林中,枝揺叶蔓,烟虚雾朦,林下莫辩,几可乱真。李进崇宋词之宛转高秀,摩经典之妙构佳韵,奋学不已,笔耕不辍,守正创新,颇多建树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至今李进仍虚心向学,拜师求教,研理习典,日臻至美,赓续向着风韵所标的方向前行。


梦者,心愿之希冀也、心绪之神驰也、心灵之遐想也。人皆有梦,同时又以不同的方式追梦、也以不同的方式写梦。用笔写梦是一种才能、一种情愫、一种境遇。人生如梦,诗情如梦。李进作诗,崇尚自在,杜绝雕饰,少有苦吟,绝不勉强。他认为诗如风起,句从心来,不必苦思冥想,费神寻章酌句,只要瞬时间能将心中情绪自然写出流出即好。他思绪敏捷,凭藉个人勤奋和天赋,常常在上班或下班的路上,短时内默吟一首诗或一首词,回家稍加查对便即定稿。由此循环往复,日积月累,他数千首诗词作品就在不经意间潮涌向笔头、堆积上案头、抒写出心头。《清风雅韵》虽只是选自其中的一小部分,但已见微知著,蔚为大观。

李进是个追梦的人,他喜追梦、勇追梦、善追梦。在学业上追梦;在职场中追梦;在家事上追梦;在诗路上追梦。他是学业之梦的圆梦者,大学各科成绩优异,荣获多项工程专业国家执业资格;他是职场之梦的圆梦者,历多地区工程建设管理,屡获殊绩,委以重任。他是家庭之梦的圆梦者,伉俪情深,琴瑟调和,女娇婿杰,事业有成。他是诗词之梦的圆梦者,成诗数千,发表数百、出集两部。由之,与其说《清风雅韵》是一部诗梦之集,莫如说也是李进的人生之梦总集。他在诗词集中较少收入反映和记录个人生活的作品,而是让心思和笔触更多地观照社会之种种情绪,尽可能把人生的不同情状和思绪都以诗意的美好表达。他把世间喜怒哀乐之欢情、恋情、离情、愁情、乡情、亲情等各种情怀,都尽量写出其真善美的一面,表达出积极乐观健康向上的心理美好。人世间任何一种与生俱来的理性情绪都是客观的合理的,富含丰盈深邃的社会价值和美学意义。纵览人生景,恁情入梦来。作者李进在作品中,不让任何一种情绪在自己的笔下显得悲戚无奈,这是因为作者要把美好的自然的心灵生态之梦奉献给社会,与芸芸众生的读者分享。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作者至美至真的诗梦境界,也反映出作者高尚博雅的人生境界。李进曾在《天命偶得》诗中云:“眉目显山河,胸中有丘壑。随心苦无柳,何日绿杨春。小道通四海,无欲达三江。慧路若修远,莫笑痴行人。”如今十多年过去,昨朝植柳地,早已绿杨春,然而眼有山河、胸有丘壑的作者仍在漫漫长路上不懈求索,不冥初心,践守痴行。


诗言志,词缘情。作者李进诗词俱佳,情志交牵,梦笔生花,朵朵美妍,山风频至,芳韵流年。今年李进两部诗集先后付梓出版,此乃诗人之幸、诗界之幸、诗国之幸。欣然祝贺之际,写下以上读感,以扬中华诗词文化之优秀传统,以彰作者李进勤勉奋发之执着奉献。拟赋《如梦令·诗梦》共勉:盛世辉煌任重。至境尚须倾奉。弄笔绘春光,叶茂枝繁栖凤。诗梦,诗梦。平仄深深与共。

开卷进益,雅绪回肠,拙文以笔,勉为序章。

2023年3月18日于南京



微信图片_20230913101337_1.jpg